唐柒

永远想成为学习码文画画手帐四修的精致女孩然而从未成功

放篇很久以前码的文。以前那么勤奋现在可码不出辣么粗长的emmm

我梦到我心里住着你。
那是一片蓝到不太真切的湖。是雪山用纤纤玉手捧起一掬清水,是少女渗透在白纸间的眼泪。千万里的冰封是这颗流动着的蓝宝石纯银的镶边,而你是它的主人。
我梦到你赤脚走在湖边,寒风吹起你纯白的单衣,你拢了拢吹到面前的头发,鼻子被冻的通红,笑了。
湖面没有波纹,像凝固的冰。深深浅浅的蓝色迷惑着你的身影,折射着你的笑颜。这美丽的湖是你的陪衬,而我是它的过客。
我梦到我们并肩走在湖边。阳光让雪山白的发亮,晶莹的宛如你睫毛上凝结的一滴水珠。你脚底沾满了湖边碎银般的细沙,我手上充斥着抓不住的光。
你不说话,我也不说话,然后我们相视一笑。
生着火的木柴噼啪作响,晃动的火光照着你苍白的脸。我注视着你潭水般深邃清澈的眼睛,你注视着宝石般梦幻透亮的湖。我知道你在等我说些什么,可是我没有。
你不说话,我也不说话。木柴噼啪作响。
夜里雪山在睡觉。蓝色的湖是一只不会眨的眼睛。我爱你,爱到魂不守舍,可是我不说话,我坚持着沉默。你来之前我的心本是一片雪峰,冰川尖锐的锋芒与万籁俱静的白色充斥着这里。
我梦到你是我心中的湖,破开冰封的莹蓝色的湖。可沉默是灰色的霾,你渐渐远了,看不真切了。
迫不得已,迫不得已我开了口。我用发哑的嗓子说出第一句话。我已经没法想起我到底说了什么,只是你秀气的眉皱在了一起,杏仁状眼眶开始泛红,泪水随之涌出,沾湿了你的睫毛。
“你怎么能——怎么可以——你……”
你修长纤细的手指指着我的鼻尖,已支吾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“不是的,你听我说,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——”
然后你头也不回的跑开,乌黑的发丝扬起阳光,消失在雪山里。满天的大雪埋没着你留下的脚印。
那是一片蓝的不太真切的湖,是雪山用纤纤玉手捧起的一掬清水,不是你清澈而深邃的眼睛。
不是我心中的湖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