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柒

永远想成为学习码文画画手帐四修的精致女孩然而从未成功

黑执事全员误解向《Eternal Soul》
脑洞极大 /重度崩坏OOC/剧情略猎奇
接动画第二季/不涉及双生
脑洞来源“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”
码得比较仓促有时间可能会把这个脑洞重新码。

Part1
夏尔变了。
倒不如说,原来的夏尔已经不存在了,剩下的只有一只套着夏尔皮囊的恶魔。
岁月的洗刷下他不再理智,没有了年少时逞强的冰冷,面对现实他反而开始疯狂。
恶魔的生命是无尽的,而他厌倦了时间厌倦了循环往复的生活。
伊丽莎白死后,从前淡淡的回忆日复一日折磨着他。空荡荡的生活让他疯狂。
每当他深蓝的眼睛变得猩红,他开始狂笑着重复些支离破碎的语言时,他觉得他像极了从前一个叫做阿洛伊斯.托兰西的人。
塞巴斯蒂安那个家伙到底是如何活了如此之久呢。
“垃圾。”

Part2
“塞巴斯蒂安……塞巴斯蒂安!我……我到底是谁……”
“您是凡多姆海威的家主,我的主人,夏尔.凡多姆海威。”
“是吗……是啊。”
夏尔变了。他瞳孔中的深蓝开始涣散,成了难以捉摸深浅的冰蓝。他的头发开始褪色,根部开始冒出细碎的浅金。
外貌啊,是会随着灵魂的变化而变化的。
“我到底是谁……我到底是谁啊……”
“您是阿洛伊斯.托兰西。”
他看到塞巴斯蒂安眯着红色的瞳孔看着他。他似乎怀着一些复杂的情感,摆着让人琢磨不透的脸色。
“这是什么脸色……这算什么啊……”
“那么,我的名字是克劳德.浮士德。”

Part3
那个夏尔变成的阿洛伊斯.托兰西遇到了夏尔。
那个固执的,理智的,怀着复仇的少年出现在他的舞会。
“怎么会……怎么会这样呢。世界上夏尔只有我一个,我要让那个夏尔成为我的东西,我要让那个塞巴斯蒂安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!”
他当然知道自己会失败,当然知道这只不过一个误会。
他也明白这不过是恶魔的阴谋。
是明摆着的贪婪与不知从何而来的报复心。

Part4
阿洛伊斯理所当然的失败了。
他的灵魂从夏尔体内消失,变成了真正的恶魔。
克劳德被以前的塞巴斯蒂安杀死 。
这个被称作阿洛伊斯的夏尔,似乎看淡了生死。
又是多少年他徘徊在虚无之中,喂食恶魔岛上那些乌鸦,偶尔去人类混乱的世界吞食些灵魂。
他渐渐厌恶了一下子吞个精光的举动,开始寻找有趣美味的晚餐。
他有如何能够料到他会遇见之前的自己,伤痕累累,却无比执着,为了复仇而献出灵魂的自己。
他当然不能以阿洛伊斯的容貌出现在夏尔面前。于是他穿起西装,改变容貌,还原记忆中的黑色头发。
现实逼迫着他执行自己以前下达的命令,一步一步看着那个被称作夏尔的自己走向堕落。
“塞巴斯蒂安……塞巴斯蒂安!我……我到底是谁……”
“您是凡多姆海威的家主,我的主人,夏尔.凡多姆海威。”
他如是说。
“我到底是谁……我到底是谁啊……”
“您是阿洛伊斯.托兰西。”
他不由得眯起眼睛,脸色说不出的复杂。他知道自己灵魂的扭曲开始了。
“那么,我的名字是克劳德.浮士德。”

Part5
他于是被之前被称作塞巴斯蒂安的自己杀死。
本以为一切到这里就结束了,他可以摆脱灵魂的折磨了。
可是这永恒循环着的灵魂不肯放过他。
他的灵魂流浪了太久,终于厌烦了徘徊游荡,钻进一具躺在殡仪馆的尸体里。
就再也没有走出这个阴暗的屋子,日日与死人打着交道。他想着如果这样,便不会与现实有所交接了。
直到他发现人们称他为仪葬屋。
他疯了。他狂笑着发现自己头皮上冒出白色的发,脸上浮现出疤痕。
“呐,伯爵,给小生讲个笑话吧~”
他崩溃着发现自己阻止不了这一切。
“伯爵,请你睡进小生的棺材里吧……”
“请你远离那个恶魔……”
请你让一切都结束吧。
多少年灵魂反反复复被你所折磨。
放弃复仇吧。救救你自己。

唐柒
2018.2.24

评论

热度(5)